TPP谈判步履维艰,日本对俄罗斯的领土谈判门槛越来越高

战后以来,日本与俄罗斯两国一直就俄实际控制、日本所称的北方领土问题进行谈判,然而一波三折、举步维艰。近年来,日本安倍政府提出所谓“新思维”来解决两国领土问题。即日本先开展与俄罗斯的经济合作、建立良好关系后,再谈领土问题,缔结和平条约。于是,日本政府想方设法寻找机会与俄罗斯进行经济合作。

2015年9月,俄罗斯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办“东方经济论坛”,日本认为机会来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自2016年9月第一次参加会议以来,已经连续两年参加会议并在会上发表讲话。以显示其对日俄经济合作的重视。但是,从俄罗斯媒体发表言论看,对日本的经济合作明显表示不满,报道称日本提出的合作全是口头的,实际并未对现。要求日本加大对俄罗斯的贸易和投资合作力度。

特别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今年的“东方经济论坛”发表的讲话中说,“最近2年来,来自远东地区的外国投资额约达90亿美元,其中的80%是来自朋友中国的投资”。高度评价中国与俄罗斯的经贸合作。普京总统发表讲话后,对日本安倍首相半开玩笑地建议说,“俄罗斯负责经济合作的部长已经提升至副总理级别,日本应该推动企业与俄罗斯进行经济合作了吧?”

日本安倍政府推动与俄罗斯经济合作的目的是,解决北方领土问题,缔结日俄和平条约。为此,要先促进两国经济合作、缔结条约建立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否则直接谈领土问题阻力会很大。

关于日俄领土问题,两国首脑早在2016年末就对缔结和平条约问题进行了直接谈判,并就在四岛共同进行经济活动达成协议。两国领导人还就设立观光船、共同进行海产品养殖等5个项目的优先合作达成了协议。

俄罗斯方面实际直接管辖四岛的是俄罗斯萨哈林州州长说,关于俄日经济合作,俄方曾提出28个项目,日方提出34个项目,经过双方筛选,最后决定在5个项目中进行合作。其中观光领域的合作最被看好,双方首先就组建观光船,围绕四岛周边进行观光旅游达成协议,之后并就完善观光的基础设施建设等交换了意见。但是日本方面提出了在共同经济合作中,在四岛的主权问题上不要损害彼此立场的“特别制度”提案。俄罗斯学者指出,“有关法律制度等问题需要认真研究,也需长期进行协商。通过共同经济活动,逐步、有计划地解决领土问题持乐观态度,但是所需时间会相当长”。

日本媒体说,俄罗斯方面有明显的牵制日本的动向。几个月前俄政府,在四岛中的色丹岛设立了被称为“优先发展地区”的经济特区。俄罗斯在四岛上设立经济特区这还是第一次。据日媒体认为,这是俄罗斯对日本在共同经济活动中,迟迟未有进展的现状表示不满。俄罗斯学者说,“中国企业如在经济特区投资,日本可能感到威胁,但是特区方面则认为,这并不妨碍日本企业参与共同经济活动”。

日本媒体报道说,有些俄罗斯企业对在四岛经济特区扩大经营业绩虎视眈眈。如在四岛中的択捉岛的一家俄罗斯大水产公司就是其中之一,它是从建筑和观光业等起家的,现已成为四岛中的最大企业。该企业的总部也设在萨哈林州政府所在地,公司总经理说,“经济特区对企业在税收等方面提供优惠政策,是非常难得的。”准备积极扩大在色丹岛投资,首先建设沙汀鱼加工厂等。该企业还表示,在推进俄日共同经济活动的同时,“对于尚未落实的经营业务也认为会互利共赢”。但是,提出任何一方,绝不能妨害该公司的既得利益。

日本媒体报道,1956年的俄日共同宣言中已经宣布,两国和平条约缔结后,俄罗斯将把色丹岛与齿舞岛交换给日本。但是,日本对俄罗斯的关于解决领土问题谈判门槛不是降低,而是越来越高了。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商务部经贸研究院研究员)

特朗普2017年1月就任美国总统后,即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花费5年时间打造、美国主导并由12个国家参加的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自贸区。特朗普还提出今后美国将主要缔结两国间自由贸易协定。但是,日本则不愿与美国缔结两国间FTA,担心美国压日本进一步开放市场,要求日本开放农产品及汽车市场,迫使日本增加从美国进口农产品和汽车等,为削减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做出贡献。

日本在获得美国的许诺后,积极地主导了美国退出之后的11国参加的TPP11谈判。并经过近一年的谈判,保留了原TPP的20个条款,达成了协议,并于2018年12月30日获得了“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正式生效。而且日本还要求美国放弃与日本建立日美FTA想法,而缔结日美货物贸易协定,或者美国重新参加TPP,即现在的CPTPP中来。

1、日美两国在TAG谈判内容及时间上意见分歧

美国通商代表部代表莱特希泽,2019年2月27日表示,要尽快开始美日TAG谈判,并表示要把汇率条款作为TAG谈判内容之一。并表示3月份访问日本时,与日本就TAG进行首次谈判。这是美国通商代表部代表莱特希泽首次提及同日本进行TAG谈判时间及将汇率条款也放入谈判之中。日本媒体分析,这是因为中美贸易谈判已取得明显进展,特朗普总统也已表示,推迟对中国的追加关税措施。美国还计划3月下旬举行美中首脑会谈。

但是,日本方面并不主张把汇率条款放在TAG谈判之中,而只把汽车、农产品等货物作为降低关税的谈判内容。如将汇率问题也作为谈判内容,势必成为日美谈判破裂的火种。日方还担心,美国会指责“日本银行的金融政策就是诱导通货疲软”,把这作为日元贬值的根据。而日元升值,则不利于日本安倍政府推行的经济政策。

日方还认为,日美TAG谈判的日方团长是日本经济财政兼再生大臣茂木敏充、美方团长是美国通商代表部代表莱特希泽。按照美国的国内法,美国与其他国家开始谈判缔结协定,美国政府必需提前30天,把谈判的目的通知美国国会。美国通商代表部已经在2018年12月21日,将与日本进行TAG谈判协定的目的通知了美国国会,表明美国将在2019年1月下旬开始与日本举行TAG谈判。但是,美国政府又优先了中美贸易谈判。而受美国政府机构部分关门的影响,特朗普政府把2019年3月1日作为美中两国贸易谈判的最后期限,而且美国通商发表部的代表莱特希泽是主要负责与中国进行谈判人员。所以预测,日美TAG谈判将推迟至4月以后进行。日本政府2月28日宣布,日本经济财政兼再生相茂木敏充将于4月访美,与美方敲定TAG谈判日程。日本政府内部也把4-5月作为日美TAG谈判期,最晚5月下旬特朗普总统访日之前开始谈判。2019年6月,世界G20首脑会议在日本大阪举行,届时美国特朗普总统将与会,日美两国首脑将进行会谈,日美TAG也将成为两国首脑会谈的重要内容。而且在此之前,日本经济财政相茂木敏充与美国通商代表莱特希泽也将有多次接触、意见沟通机会,首脑会谈有可能达成协议。

另据日本媒体报道,日美两国政府2018年9月下旬,已就日美TAG谈判的范围、货物关税等发表了共同声明,提出“尽早完成日美TAG谈判并进入服务贸易谈判”。2018年12月份以后,日美双方谈判代表在电话中已经确认,要遵守共同声明确定的谈判方针。

然而,目前的形势很明显,日美两国首先在TAG谈判的日程上已产生了明显分歧,今后如何调整引人注目,日美TAG谈判将举步维艰。

2、日美TAG谈判前景难以预料

日方有人认为,在日美TAG谈判中,目前日方占有利地位:一是,日本主导的CPTPP去年12月份已经获得生效,是世界较大的经济合作组织之一。二是,日本与欧盟的经济合作协议也已于2019年2月1日生效,在世界影响巨大,有利于日本对美国的日美TAG谈判。而美国方面不利因素较多:目前美国出口竞争能力下降,而美国农户为推销大量的农产品库存,极力要求日美TAG谈判尽早达成协议。如果日美TAG谈判很快达成协定,即实现了日本农产品关税不下调至TPP水平之下的目标。这对安倍政府来说也是求之不得的。

但是,日本也有人认为,TAG谈判将是长期的。据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经济学家木内登英说“美国不会轻易地接受日本的要求,谈判至少需要1年左右时间”。

美国特朗普总统曾提出,美国对日贸易赤字增加的重要因素是,日本经常诱导日元贬值,有利于日本增加出口,今后美国对日本的汽车进口要进行数量限制。特朗普政府还将通过市场作用迫使日元升值,要日本的汽车及农产品领域做出让步。

3、中美贸易谈判对日美TAG谈判的影响

日本媒体认为,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谈判也会发生变化。中美双方为促进经贸合作发展,可能在贸易谈判达成协议。那时特朗普政府将把削减贸易赤字的矛头直接对向日本,不利于日本在日美TAG谈判的地位。但是,如中美贸易谈判破裂,届时美国将与日本强化合作,而有利于日本在日美TAG谈判。目前,还需观察中美贸易谈判最后的走向。

4、最后要按特朗普总统的意见办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美TAG谈判进展如何,最后还要按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意见办。在美国的服务贸易谈判中,美方可以对药品价格进行调整。如果美国在金融服务领域,要求日本放宽限制等,这对日本来说则是难以接受的。所以,日本前驻美国大使藤崎一郎提醒日方谈判代表,“谈判一旦开始,日本不要拖泥带水、必需全力应对、尽快完成谈判”,以防特朗普随时变卦。

5、美国可能为日美TAG中加入毒丸条款

最近也有经济专家指出,美国很有可能在日美TAG中,强行加入所谓毒丸条款,即在日美缔结TAG中加入日本不得再与其他国家建立FTA。如果美国的意图实现,那么日本想参加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及“中日韩FTA”均将成为泡影。这也就实现了美国的战略目标:日美TAG即避免了日本与其他国家、地区建立FTA,把日本牢牢地控制在美国手里;也拉开了把中国经济与欧美日为中心的西方发达国家经济相切割的序幕。然而,这只不过是美国的一厢情愿而已。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甚至包括美国的盟国在内,全看美国眼色行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商务部经贸研究院研究员)

2008年美国参与并主导“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后,TPP谈判已举行了20多轮,历经四年。2013年10月以后,美国为实现年内完成谈判的计划,又分别在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举行了两轮部长级谈判,也无果而终。新一轮谈判原定于今年1月,又推迟至2月份,可能还要推迟,何时举行难以预料。原因是,在知识产权、降低关税等问题上,美国与其他参加国家意见尖锐对立,难以调和。

马来西亚不排除退出TPP谈判的可能。首先,马来西亚的国有企业很多,特别是大型的从事公共事业企业,多与政府关系密切。如果按美国要求进行改革,很多企业将失去工作。所以,反对参加TPP势力较大。其次,原总理马哈蒂尔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曾强调说,“马来西亚参加TPP将影响同中国的贸易关系”。马来西亚很多国会议员也持相同观点。中国是马来西亚的最大出口市场,2012年对中国出口占其出口总额的17%。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马来西亚对美国的出口持续下降,而对中国的出口依赖度则不断攀升。因此,在马来西亚的政府正式文件中,公开提出“欢迎中国参加TPP”。

马来西亚政府也在研究参加TPP的利弊得失。参加TPP“是为扩大同美国等国的贸易”,今后要看TPP对中国态度如何变化,“不排除退出TPP谈判的可能”。

日本媒体认为,越南参加TPP谈判目的是牵制中国。越南参加TPP谈判的有利方面是,关税下调后可增加纺织品等对美国的出口。但是,越南的国有企业较多,在引进外资方面有很多限制,这也是引起很多外国指责的地方。此外,越南在知识产权、劳动力移动、环境、竞争政策等方面问题很多,所以,越南总理阮晋勇最近在参加日本举行的东盟与日本领导人会议上提出,“TPP谈判中应对越南给与发展中国家的照顾”。但是,越南国内则听不到反对参加TPP的声音,去年8月下旬,在文莱举行的TPP谈判中,越南的谈判官员曾公开宣布“领导已经决定了参加TPP”。日本媒体多认为,越南因为在南海与中国有岛屿纠纷,参加TPP可“靠近美国,牵制中国”——即使经济上不利,也在所不惜。

日本参加TPP谈判是为美效犬马之劳。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的测算,日本参加TPP每年可获得3000亿日元的利益,但现在日本每年的关税收入约为5000亿日元,这就表明参加TPP废除关税后,整体收益将为负。特别是近来又有学者经过近3个月的测算,提出参加TPP后北海道、冲绳和九州地区经济与行政将会破产的结论。因而,参加TPP对日本经济不会产生正面效益。所以,右翼首相安倍晋三气急败坏地说“明知道参加TPP是不利的,但是日本需要美国的保护,现在既有钓鱼岛问题,又有朝鲜的核问题,参加TPP的损失再大,从安全保障考虑也在所不惜”。这当然是一种借口,实际上,日本为复活军国主义需讨好美国,为美国重返亚太效犬马之劳。

安倍政府按照奥巴马总统的意愿,不仅积极参加TPP谈判,还要使尽浑身解数,全力推动TPP谈判尽早达成协议。日本国内经济的诸多领域在国际竞争中并不具有优势,特别是农产品在价格上更无竞争性。所以,去年5月份安倍政府宣布参加TPP谈判后,在国内遭到激烈反对。安倍政府便对国内承诺:将五项农产品作为“圣域”例外,不降税,否则不惜退出TPP谈判。去年8月份日本提出的废除关税的商品种类只有70-80%,扣除的五项农产品,废除关税的比例只有93.5%。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即使将五项农产品全部废除关税,自由化率也只能达到94.6%,远低于TPP关税废除98%的目标水平。所以,在TPP谈判中,加拿大、新西兰等国,一致指责日本“废除关税比率太低”。

在国外强大的降税压力之下,日本不得不将作为“圣域”不降税的五项农产品,重新进行了整合分析,根据这些商品对国内产业的影响程度、进口状况等,重新进行了选择。决定对巧克力糖、饼干、牛舌、加工用大米等废除关税。对五项农产品之外的葡萄酒、日本酒、部分皮革产品以及盐、烟草等作为废除关税议事日程的列外。日本进口葡萄酒征收关税,分为按价征收、或按重量、每公升征收。进口的巧克力糖关税10%、牛舌关税在13-20.4%、皮毛关税15-20%。据参加TPP谈判的日本人士说,日本进口的巧克力糖、牛舌只占国内需要的10%左右,所以“对这两种外国产品废除关税,对国内市场影响有限”。

但是,日本自民党的TPP谈判对策委员长西川公也在去年11月1日的一次会议上,指责说“自由化率95%太高了,绝对不行”。要求政府在杂豆、鸡肉、水产品等方面给与关税保护。可见,在关税问题上,安倍在日本执政的自民党内也遇到很多烦恼。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商务部经贸研究院研究员)

日本安倍政府为其主导的无美国参加的TPP11尽早生效,今年5月份,在越南举行的AEPC部长会议期间,未经参加TPP11国认真讨论的情况下,紧急通过了“争取尽早生效”协议。因此也引起与会各方的广泛指责。为平息各方的不满与加速各方意见的整合,日本又精心决定今年7月12-13日,在风光秀丽、温泉胜地的日本神奈川县箱根召开TPP11国首席谈判官会议。箱根会议首先对5月份在越南通过的TPP11协议的有关内容的修改等交换意见。日本提出,为TPP11尽早生效并为美国重返TPP,11国不能根据自身利益修改已达成的TPP协议,那样不仅会占用很长时间,而且极可能导致重新进行谈判,更不利于美国重返TPP。因与会各方各有心腹事、意见难以协调。有预测认为,日本主导的TPP11步履维艰,可能功亏一篑。

1、各有心腹事 日本愿望难以实现

日本为TPP11尽早生效,在箱根召开的11国首席谈判官参加的会议上,就美国主导的12国参加并已达成协议的TPP协定内容如何修改进行讨论。日本只希望相关国家对内容进行极小部分的修改,以便在今年11月份举行的AEPC首脑会议期间达成协议。日本为了推动TPP11尽早生效,今年7月7日新调来原日本驻外国大使梅田和义就任日本首席谈判官。梅田会前曾对记者表示“这次仅就早期生效进行讨论”。多数人认为,因为日本已与欧盟就经济伙伴协定达成了框架协议,对促进TPP尽早生效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但是,部分国家对已达成协议的TPP仍有诸多不同意见。加拿大、墨西哥表示,要看与美国的北美自贸区重新谈判进展如何再作出决定。越南、马来西亚对于美国退出之后的TPP已经失去热情。越、马两国与秘鲁和智利一样,国内持有谨慎态度人很多,特别是近来反对TPP的声浪持续高涨。日本、文莱、新加坡、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均主张TPP11对于原协定改动不能太大、以便尽早生效和美国重返TPP。而日本更担心是,如其他国家要求修改的内容越来越多,日国内的农业等部门也可能要求撤回达成的协议。

2、箱根的首席谈判官会议无果而终

按日本原来的会议日程安排,7月11日晚上各国代表入住箱根后,马来西亚、墨西哥、澳大利亚的首席谈判官们进行单独协商。至12日下午的全体会议开幕之前,各国代表可相互交换意见。全体会议预定开到13日结束。

全体会议上,为TPP11尽早生效的主要问题的修改占用了很多时间。有的国家代表提出,在维持目前协定同时,11国再缔结新的议定书,并提出了“新议定书草案”。对此建议,其他国家的代表在提出修改意见的同时,对于11国制定“新协定”案等展开广泛讨论,会议无法做出结论,只好在预定时间之前草草收场。

TPP11生效条件尚未确定,原来的TPP生效条件是,至少需6个国家批准、而且这些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需占全体成员国GDP总值超过85%,并履行了国内相关手续后,TPP即可生效。而美国已经退出了TPP,所以必须设立TPP11新生效条件,而这次会议上新条件尚未讨论和确定,只能放在今后讨论和确定。

另外,这次对是否要修改或废除的关税内容、如何修改也未深入讨论。会议只是决定了11国下一次会议于今年8月下旬或9月上旬在澳大利亚举行。

这次箱根会议的另一个明显特点是,随着TPP发生的巨大变化,原参加TPP的加拿大,新政府上台后尚未决定是否参与TPP11,也未派首席谈判官与会。所以,人们认为,未来各国参与会议的热情也将发生变化,受国内影响会越来越大。

日本主导的TPP11步履维艰,今后走向何方,人们正拭目以待。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商务部经贸研究院研究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