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组联合政府,巴勒斯坦将组联合政府

9月17日,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发表声明,宣布解散掌握加沙地带管理权的“行政委员会”,同意巴勒斯坦和解政府接管加沙地带并行使行政权力,并同意在巴勒斯坦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及其他政治派别纷纷发表声明,对哈马斯的“交权”之举表示欢迎。

自2006年哈马斯赢得巴立法委员会选举并与法塔赫爆发冲突以来,巴勒斯坦的政治分裂局面已经持续了十年。十年来,法塔赫控制约旦河西岸,哈马斯控制加沙,在狭小的巴勒斯坦地区形成两个政府、两套人马分庭抗礼的格局。而就在巴勒斯坦内部兄弟阋墙的这几年,以色列政坛右倾化愈演愈烈,犹太人定居点建设高歌猛进。可以说,巴勒斯坦政坛长期分裂的最大受害者还是巴勒斯坦人,巴勒斯坦普通民众都希望早日结束这种“亲者恨、仇者快”的乱象。那么,此次哈马斯方面宣布的“和解”是否货真价实?巴勒斯坦的未来究竟会怎样?

风风雨雨整十年

在巴勒斯坦内部,“温和派”法塔赫与“激进派”哈马斯长期存在激烈的政见之争。在2006年初举行的立法委员会选举中,哈马斯一举击败长期主导巴政坛的法塔赫,震惊世界。起初,哈马斯决定单独组阁,哈马斯领导人哈尼亚出任内阁总理。但哈马斯很快发现,在法塔赫的抵制与美国、以色列的制裁下,自己根本无法单独维持政府的运转,于是被迫寻求与法塔赫组成联合政府。但好景不长,因为双方始终无法在武装力量的安排等问题上达成一致,两派间的武装冲突持续升级。2007年6月,哈马斯武装夺取法塔赫位于加沙地带的军事设施,法塔赫领导人阿巴斯随即宣布解散联合政府。巴勒斯坦从此陷入分裂,法塔赫控制的约旦河西岸与哈马斯控制的加沙长期对峙。

在过去十年里,哈马斯在加沙主要做了三方面的事情。一是与法塔赫对着干。哈马斯对加沙的政治、经济、社会、军事进行了全盘改造。经过十年的经营,哈马斯在加沙地带全面建立了自己的政治和安全体系,不断挑战法塔赫的合法性。二是与以色列打仗。哈马斯上台后依然坚持其一贯激烈反以态度,反对中东和平进程,主张消灭以色列,解放巴勒斯坦被占领土。而以色列将哈马斯定性为“恐怖组织”,从2007年起便对加沙实施海陆空全方位封锁。而且在2008年至2014年期间,以色列军队先后对加沙发动了三场大规模军事行动,如定期割韭菜般地削弱哈马斯的军事能力。三是在中东四处“拉赞助”。在许多中东普通民众眼里,哈马斯是真刀真枪“战斗在反以最前线”的战士,按理说应该能自然而然地获得大笔援助,但事实并非如此。一开始,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是哈马斯的重要后台,但2011年叙利亚陷入内乱后,哈马斯在教派观念上更倾向于支持叙反对派,于是失去了巴沙尔政权这一强援,同时哈马斯也因类似原因与其重要金主伊朗关系变淡。2012年政治伊斯兰势力在中东地区崛起后,哈马斯一度指望埃及穆尔西政府,不料穆尔西很快被军方拉下台,军事强人塞西上台执政后对哈马斯“翻脸”,切断了加沙与西奈半岛之间的物资通道。后来,卡塔尔、土耳其成为哈马斯的主要后台,但是今年6月以来卡塔尔深陷断交危机,间接地也使哈马斯陷入了困境……

纵观十年来哈马斯所经历的风雨可以发现,其对于法塔赫方面始终保持着谈判这一选项。2011年5月,在埃及斡旋下,法塔赫和哈马斯在开罗签署和解协议;2012年2月,双方在卡塔尔签署“多哈宣言”,再次宣布和解;2014年4月,双方宣布执行上述和解协议,并于同年6月初成立过渡性的民族共识政府,推动加沙重建和重新大选。但民族共识政府并没有真的形成共识,两派的明争暗斗一刻未停。今年3月,哈马斯宣称因民族共识政府没有维护加沙的利益,故单独成立“行政委员会”。法塔赫主导的巴权力机构将此举视为对其合法性和权威性的粗暴挑战,指责哈马斯试图成立独立的“加沙国”,并决定采取一系列空前严厉的反制措施,包括停止向加沙供电、停发加沙公务员工资、限制医疗服务等。只有哈马斯解散“行政委员会”,并让巴权力机构重新接管加沙,这些惩罚性措施才会解除。在巴勒斯坦局势紧绷了五个月后,哈马斯最终选择走向谈判桌。9月10日,哈马斯领导人哈尼亚率代表团赴开罗,与埃及情报部门举行会谈,商讨推动和解进程。数日后,法塔赫代表团也抵达埃及,通过埃及与哈马斯展开间接谈判。最终,哈马斯同意接受法塔赫提出的要求。

后续行动困难多

哈马斯与法塔赫宣布和解已经不止一次了,与此前几次一样,这次的和解能否真的落实仍是未知数。就目前的局势来看,双方仍未就最核心的问题达成一致。

首先是加沙公务员工资问题。在哈马斯2007年单独控制加沙之前,约有5万多名公务员在加沙的政府、学校、医院等公共机构工作;哈马斯和法塔赫关系破裂后,巴权力机构命令加沙的公务员立即回家赋闲,不得为哈马斯服务,但同时仍向他们提供薪水,等于让这5万多名公务员“合法地吃空饷”。而为了控制加沙并维持其政权的运转,哈马斯不得不另外雇佣5万名公务员,以填补出缺的各类公共服务岗位。从2014年起,法塔赫政府多次以财政困难为由削减原加沙公务员的工资。今年7月,针对哈马斯成立“行政委员会”,巴权力机构命令6000多名原加沙公务员“提前退休”,并将所有前公务员工资削减三分之一。如今虽然哈马斯已经同意和解,但绝不意味着法塔赫将为哈马斯雇佣的公务员支付薪水。一来法塔赫本来就财政紧张;二来一旦法塔赫同意向哈马斯方面的公务人员付薪,极有可能引起以色列、美国方面的反弹,甚至会让法塔赫自己的财源也受到威胁。以色列一贯对法塔赫与其认为的“恐怖组织”哈马斯和解持反对立场。2014年法塔赫与哈马斯宣布和解,以色列因此决定终止与巴勒斯坦方面的和平谈判。

其次是安全部队问题。法塔赫方面如果要真的接管加沙地带,就需要在加沙部署自己的安全人员,并且解散哈马斯的武装。但如此一来,哈马斯十年的苦心经营将付诸东流,还会被加沙更加激进的武装鄙视甚至取代。就目前的局面看,哈马斯没有任何想“自废武功”的意图。而且即使哈马斯的政治领导人愿意在此问题上有所妥协,其强硬的、掌握实权的军事领导人也不会同意。较为理想的方案是,加沙与约旦河西岸同时整训安全部队,成立统一的、中立的安全部队人员以管理两地,但这在短期内显然无法实现。

第三是政治领导权问题。这是最核心且最难处理的问题。目前巴勒斯坦在国际上的合法性主要来自巴解组织,巴解组织由法塔赫主导,法塔赫现由阿巴斯任一把手。尽管哈马斯在政治上反对法塔赫,但也希望增强自己在巴解组织中的地位。如果两派和解并最终在加沙地带重新举行大选,就可以推动巴解组织的改革,将哈马斯、吉哈德运动等加沙组织的领导人纳入领导层,一个改革后更加团结的巴解组织或许可以更好地领导巴勒斯坦。但从阿巴斯及法塔赫方面咄咄逼人的态度来看,这次和解显然不是要向哈马斯分权,而是削权。这就导致后续的和解行动困难重重。

未来政局更微妙

巴勒斯坦问题从来不只是巴勒斯坦人的事儿,此次和解行动同样如此。值得注意的是,埃及是促成此次和解的重要外部力量。过去几年,埃及虽然也曾参与过巴勒斯坦内部的斡旋,但塞西政府对巴勒斯坦两派之争兴趣不大,尤其是对哈马斯始终采取较为强硬的封锁政策。不过,这次埃及较大幅度地调整了对巴勒斯坦政策,不仅积极插手巴勒斯坦内部事务,对哈马斯也转变了态度。

而这一切与卡塔尔断交危机有着密切关系。卡塔尔是哈马斯的主要金主,许多哈马斯高官都待在多哈。沙特、巴林、阿联酋、埃及宣布与卡塔尔断交后,要求卡塔尔停止庇护穆斯林兄弟会势力,其中就包括停止对哈马斯的经济支持。在此背景下,埃及首先与哈马斯接触,并在7月达成协议,埃及同意逐步解除对加沙地带的封锁,向加沙提供燃料,重新开放加沙地带与埃及接壤的拉法口岸。作为交换,哈马斯同意让旅居阿联酋的前法塔赫领导人穆罕默德·达赫兰重返加沙执政。1961年生于加沙的达赫兰曾是巴勒斯坦响当当的政治人物。1981年,他在加沙创建法塔赫青年组织“法塔赫之鹰”。因为武装反以,达赫兰曾遭以色列逮捕11次,在加沙和巴勒斯坦政坛有极高地位,曾经一度被认为是阿拉法特的接班人。上世纪90年代,达赫兰建立了2万人的法塔赫武装部队控制加沙,以至于当时的加沙被人称为“达赫兰斯坦”。2007年6月,达赫兰领导的巴安全部队不敌哈马斯,导致加沙被哈马斯攻占,其政治生涯由此遭遇重大挫折。与此同时,达赫兰在法塔赫内部遭到阿巴斯派的不断打击。走投无路的达赫兰因此长期旅居阿联酋,并且与阿联酋王室建立起密切关系,被称为“阿联酋最受欢迎的巴勒斯坦人”。

对于阿巴斯来说,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哈马斯与达赫兰的联合。就在哈马斯此次宣布同意和解前不久,阿巴斯曾访问土耳其,主要目的就是希望土总统埃尔多安出面作为哈马斯与法塔赫的中间人,以打破埃及与哈马斯的“交易”,但是这趟旅行毫无成果。目前,哈马斯宣布解散“行政委员会”,并满足阿巴斯开出的条件,表面上是“服软”,实际上是给阿巴斯出了一个难题。为了信守承诺,阿巴斯必须对哈马斯的让步做出积极回应,但这样也会让其昔日对手达赫兰重回加沙。而对于哈马斯来说,尽管其很多领导人并不希望看到埃及、阿联酋在加沙的影响力超过卡塔尔和土耳其,但这个决定目前而言也是可以接受的。一是,解除封锁、改善民生可以为哈马斯赢得加沙民心;二是,与达赫兰修好可以增加自己在巴勒斯坦政坛的发言权。

总而言之,通过这次斡旋行动,埃及重新恢复其在巴勒斯坦政治、加沙问题上的影响力,压缩并削弱了其地缘对手土耳其、卡塔尔的影响力。阿巴斯现年已82岁,埃及很可能将此次斡旋视为布局巴勒斯坦“后阿巴斯时代”的第一步,而达赫兰很可能是埃及的最佳人选。就阿巴斯目前的表态来看,摆在他面前的选项非常有限,他最终很可能不得不接受达赫兰在未来巴勒斯坦政治中的地位。

(作者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东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文章转自世界知识)

将组联合政府,巴勒斯坦将组联合政府。据法国新闻社3月四日电,一名官员称,巴勒Stan国总理马哈茂德·Abbas将于星期四揭橥联合政党的结合,甘休7年来西岸和加沙管理当局互绝争辨的局面。

哈马斯领导人哈尼亚23日宣布,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领导的法塔赫当天达成一份旨在结束巴内部分裂的和解协议,同意在未来5周内组建联合政府,并由阿巴斯确定大选日期,在联合政府成立后6个月内举行全国大选。法塔赫方面表示,希望此次达成的和解协议能够真正实现巴两派别之间的合作关系。

哈马斯逮捕法Tach200分子 Abbas:和平解决受阻

今天在加沙城,当代表巴勒Stan国民族解放运动的特使阿扎姆·艾哈迈德与哈马斯首领进行商谈后,他对报事人说:「大家已做到了全国际结盟合政坛难题的说道。二日后,总统就将刊登通知。」

据媒体报导,巴勒Stan(Palestine)哈马斯保卫安全队容在产生沙滩神秘爆炸案后,29日逮捕了约200名法Tach公司分子,并在加沙地段设置检查站。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