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实地拍摄朝鲜灾荒,记者手记

  农业领域作为朝鲜经济改善的四驱,如今已经取得了肯定的效劳。近来,报社记者探访了坐落平壤雨山区的将泉农场,它被朝鲜称作“社会主义文化农建规范”,在那里可以观望朝鲜进行农业体制改造的黑影。

图为9月29日,朝鲜黄海南道省,一个男孩拿着铲子站在一个集体农场的庄稼地里。他身旁的玉米已经枯萎。

9月30日,记者在黄海南道省的一个帐篷里看到一名妇女在准备午餐。图中便是她的食物──玉米与玉米棒。这名妇女的家被今夏的洪水冲毁。

10月1日,黄海南道省首府海州,学生和志愿者们在挖一条水渠。

9月29日,一名朝鲜妇女在家中煮饭。

10月1日,一名营养不良的儿童躺在海州一家医院的病床上。

9月30日,一位母亲在海州的一家医院照料孩子。她的孩子被诊断为营养不良。

10月1日,营养不良的婴儿躺在海州的一个医院里。

9月30日,一个朝鲜男孩在黄海南道省一个集体农场的田地里劳作。

9月30日,人们在集体农场的田地里劳作。

图中男子名叫朴苏东(PakSuDong,音译),是黄海南道省一个集体农场的负责人。

在黄海南道省的一个小村庄,电视台工作人员采访了保健员赵泰健(JoTaeKun,音译)。图中,赵泰健身后是一处由平房改成的诊所。

图为9月29日,记者在一个孤儿院见到的两个孤儿。他们穿着漂亮衣服迎接外国代表团。

10月1日,朝鲜海州的一个医院里,墙上的画像。

  新华社朝鲜元山8月3日电 碧海银沙,松林涛涛。3日,记者随中国驻朝鲜大使李进军来到东海海滨城市元山松涛园,探访这里的国际夏令营。

  松涛园位于朝鲜东部江原道元山市西北,是朝鲜著名的旅游胜地。松涛园国际少年夏令营始建于1960年,2014年翻修后重新开放。在这片33万平方米的空间里,有室内外体育场馆、攀岩和野外生存训练场、水族馆、植物温室、电子学习室、图书室、4D电影院等近30个设施,共有580余名工作人员。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曾6次到此视察。

  名为“夏令营阁”的两座宿舍楼共有200多个房间,能容纳千名以上青少年同时居住。宿舍整洁明亮,男女宿舍分别以蓝色、粉色为基调,写字台、空调、电视、冰箱等一应俱全。

  “学生们到了宿舍,感觉住进了宾馆,”夏令营负责人金相用说。

  宿舍楼内还为在营期过生日的小寿星们设有生日宴会厅,厅内的墙壁上贴有朝语和英语的“祝你生日快乐”字样。为了培养孩子们的动手能力,夏令营还组织营员自己做饭,并特意准备了儿童专用的围裙和厨师帽以及打印好的各式菜谱。

  “国际友好交流”是朝鲜设立这个夏令营的主题之一。营区内所有地标均用朝语、汉语、英语、俄语4种语言标注。特设的国际友好交流室经常邀请不同国家的青少年在此举办各国国家日,介绍当地风土人情,从小培养孩子们的国际交流意识,在孩子们心中栽下友好和平的种子。

  “希望今后有更多中国的青少年参加松涛园国际夏令营,”金相用说。

  据了解,夏令营的学员为朝鲜各地学校推荐的模范生,也有孤儿、军官子女以及足球少年等。夏令营对朝鲜学生实行免费。松涛园国际夏令营营期一般一到两周。记者到访的前一天,7月26日至8月2日一期的夏令营刚刚结束。

  今年,这里共有包括朝鲜在内的7个国家的百余名儿童参营。据悉,这里在冬季还将举办冬令营。届时,孩子们可以学习登山的有关知识,并到附近的马息岭滑雪场体验滑雪的乐趣。(新华社记者 郭一娜 朱龙川)

浏阳网3月二十日讯(浏阳晚报记者
汤锐)只怕时常走过圭斋路的您还不知晓圭斋为什么许人。他是东魏出名文学家、文学家,被称为“元4文人”之一的浏阳人欧阳玄。方今,82岁老人潘信之致信本报,说欧阳玄墓在天马山,应予以爱戴利用。为此,记者上天马山,在林海荆棘中找到了潘老所指的坟茔。但文物事业管理局表示,权且髦不也许承认那座墓为欧阳玄墓。

  朝鲜三代首领曾多次来此视察

记者实地拍摄朝鲜灾荒,记者手记。学者来信欧阳玄墓泯灭荒废

  将泉蔬菜标准同盟农场位居平壤市寺洞区,是三个尤其为平壤供应蔬菜的农场,始建于195二年,朝鲜3代首领曾数拾二次来到该农场检察。20壹5年,朝鲜发轫实践农改,推行圃田担当制,新行动不仅为农场拉动了新气象,也获得了朝鲜领导层的认同。

文学和法学学者潘信之在信中那样写道:第六百货年前的圭斋墓,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文物价值,为何让他泯灭荒废,未加以尊敬吗?真难令人通晓。

图片 1

潘信之说,欧阳玄是浏阳太古最特出的文化有名的人,他的墓葬是浏阳难得的文化遗产,价值小幅度,开发潜力不容低估,爱戴、斟酌好这一文化遗产,既是对浏阳先人、历史文明的讲究,也是发掘浏阳地带文化、构筑山城文化大厦的必经途径。

  农场职员和工人李慧英:金正恩(Jin Zhengen)上校在201四年三月十九日来验证了作者们的大棚,当时她说农场实践圃田担当制真是一件好事,这么做能够增加农场职员和工人的生育积极性,进步竞争意识。他说大家生育更加多的蔬菜,要求首都(平壤)市民是一件尤其好的事务。

在信中,潘信之显明提议,圭斋墓在天马山“罗汉晒肚”处。他还向记者牵线了上世纪九10时代曾到实地勘察三次的最初的作品管所所长肖行敏先生。肖行敏也以为,此处便是圭斋墓。

  圃田担当制进步生产积极性

记者探访墓碑无存,仅剩石碑帽

  圃田担当制,不难说正是国家提供农具、化学肥科和种子,农民承包一块地,农户能够按一定比例把产出的农作物留下来自由支配。农场也足以在做到国家任务之后,留下部分不须求的出品。

12日上午,记者同肖行敏先生赶到天马山脚下,恰逢本地居民刘树槐先生。“你们是找那座欧阳玄墓吧!”刘树槐说,他对天马山不远处地形十三分熟谙,“小时候常常在这座墓上玩”。

图片 2

刘树槐指着远处说,所谓“罗汉晒肚”,即在建天马花园楼盘后最东的二个派别。“这一带没支付在此之前,全部像个罗汉,肚皮在那座山头,墓就在腹部中间地点。”

  记者:倘使在自身管理的土地上比人家做得越来越好,最终是足以分到更加多蔬菜吧?

接着,记者在刘树槐的导引下,来到“罗汉晒肚”所在山头,在山林中爬行了半个小时左右,即到了潘信之所指的这座墓。此处荆棘满布,记者用镰刀“开路”,才来到了墓前。

相关文章